小啊小啊小橙子

守身如玉 01[名暂定]

  季易第一次见到张橙橙是在S市著名的底层红灯区。
  是真的很low的那种红灯区,他平时看都不看的地方。一进街口,就能看到街道两边的姑娘们露着胸口、抬着大腿夹道欢迎。季易知道这是每个国家每个城市都必然会有的让无聊的人去发泄精力的地方,他能理解但他不能接受,因为他觉得恶心。
  但是客户要来。
  他的助理推荐了很多好地方但那个客户非要来这里。对此他只能归结于近日客户水平有所下降。季易有点苦恼。
最终他还是来了。
  季易去到那里的时候张橙橙刚刚亮了相,粉扑扑的小脸儿,水灵灵的大眼睛边儿勾了一圈黑色的眼线,明明是嫩得像小葱一样的年纪却偏偏画了个复古红唇,这妆容让她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的,但是不可否认的,她很美。
  看上去她自己也知道并且善于利用这种美。她像所有这里的坏女孩儿们一样露着胸口月白色的肌肤,紧贴着身体的黑色小短裙把她稍显稚嫩的胸口挤出一条深深的鸿沟,挨着大腿根的裙摆甚至遮不完她娇小挺翘的臀部。但是即使被包裹在这种相差无几的装束下,她看上去也依然是整个房间的公主。
  也许是因为她的笑容吧。季易盯着她的脸,这么想道。
  事实上张橙橙作为这片红灯区的头牌的原因就是她的笑容。她笑得太甜太真,仿佛这样种一般人并不认同的工作是她真心热爱的工作一样。而其他的那些姑娘们……即使她们再怎么说服自己总也免不去在笑容上蒙上了一层名为自卑的薄纱。这是有道理的,任何一个有尊严的人都会为自己出卖身体而感到些许羞愧。至于张橙橙?说得好听她是敬业,说得不好听则免不了不知羞耻之类的了。
  而张橙橙确确实实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小姑娘。就算你当面问她对于自己在16、7岁这个年纪就开始做妓女有什么想法她大概也只会告诉你如果顾客的技术再好一点她会更享受这种话来。
  所以这样的张橙橙当然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而虽然很不齿,但是季易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姑娘已经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他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盯着那个小姑娘上,所幸客户也只是来放松放松,合同是早已定下了的,也没出什么岔子。
  那天晚上季易一直没找到机会跟张橙橙搭话。他看着那个清纯又放荡的小姑娘倚在那个客户身上被他摸大腿摸了一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一句话就能让她过来,他却什么都没说。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季易摸着濡湿的床单,觉得自己简直是疯魔了。妈的难道自己一见钟情见到妓女身上了?就那种小姑娘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呢!他在心里不遗余力的诋毁那个让自己大早上就得去洗床单的罪魁祸首。可是即使已经知道她是个妓女她是个遭人唾弃的婊子他还是会总想起她。那天迷离的灯光,小姑娘拉长的眼线,光洁的大腿和发自内心的笑。
  在那以后的一段时间季易就成了那个红灯区的常客。他也不点那个小姑娘。就站在远处,偷偷摸摸地看她。季易的朋友觉得季易现在这样有点变态。季易自己也觉得自己开始像变态偷窥狂发展。他不是没想过要赎了那个小姑娘的身子,然后把她当一只小金丝雀似的养在自己的别墅里。他当然不能娶她。她的身份低贱到连当他的情人都不大配,所以他该把她藏起来,就算是婊子,也是他季易一个人的小婊子。可是他还是没有,他还是每天火急火燎地下了班就往红灯区跑,就为了看一眼那个还不属于他的小婊子。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她的笑吧,季易想。如果强迫她只是只金丝雀,那么她的笑容,会消失吧?
  在这样的日子里似乎过去了很多天。季易数不清,可能是一年?两年?他真是着了魔啊。只是这时候他早已不在想着把那个小姑娘带回家。只是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她已经成了他的习惯。而且戒起来,好像还挺麻烦。
  但是不戒不行。季易已经快30了。他还有两年就要到那个众人口中的而立之年。这时候的他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做的是赶紧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结婚生孩子,而不是去红灯区看姑娘。
  张橙橙最近开始浑身不得劲儿,这种情况有点熟悉,因为很久之前她也经历过一次。那时候她也是像现在这样,总觉得生活里好像多了些什么。多了什么呢?可能是一个人?两只手?一双眼睛?往往她想到这儿就不敢在继续想下去,然后那天就格外的主动粘人,有客人便会自以为心领神会的多跟她玩儿几个花样,其实不过是小姑娘害怕了而已。
[剩下的我媳妇儿说可以试试看帮我接,有点想看看我们家小姑娘的文嘿嘿。]
另 并不是很会写女主方面 写男主写习惯了 如果有妹子有兴趣接文也欢迎。

心痛至极 为什么每次刚印完看上去感觉还行稍微一细看就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了……线条粗细不一留白没铲好……这大概也已经是我的第十几个章子了 想想百章成触大概是没希望了吧┐(´-`)┌

有感

刚刚看了一半解忧杂货店 我估计明天可能没什么时间看了毕竟要复习要强记
这本书让我觉得惊喜。
怎么说呢,第一次看到这个简介,听到这个名字。我都不太敢相信这是东野圭吾写的东西。不是说它不是推理,在我的印象中,东野圭吾是很会描写人性的一个作家。不管是爱,是恨,他都能描述得恰如其分且令人信服。我个人觉得他言辞是朴实下的犀利。但是解忧杂货店)从这名字就能听出这本书的温度。很有人情味的一本书。
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打算一晚上看完,当然我确实也没有看完。只是我没想到我会放不下。要不是太晚了我室友要关灯了我还真没准会看完。就是那种,明明很温和但是停不下来的感觉。让人看了内心平静。
我看书的时候我室友说干嘛看这种书?她们觉得我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是这种书是最好的书。看完了我不难过,我很幸福。我相信我看完会有这种感觉的。
你知道我们每年还是要读一些有意义的书的。这些书能让我们变得宁静又喜欢自己。所以等我这星期考完试,我会考虑要不要再买一本来看。
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远方我目前是去不了了。各种问题。
但是我能透过这些书,看到另一个远方。

在大学我学到最多的东西是[一个人]
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吃饭
毕竟你也不能要求别人等你一起什么的
因为没人是你妈
后来我才懂一个人真的是件好事
你不用跟室友争论今天去哪儿吃 你想在哪儿在哪儿
你不用听她的她说你没主见不听她的她说你不可理喻
你也不用看个书都被说装逼你还强忍着恶心微笑
因为事实上我们要取悦的只有我们自己

陪伴确实美好 可没有人会一直陪你
就算是一直陪了 性格也要相互磨合 磨合得好还好 不好还不如不陪
所以你要做的是自己喜欢自己 享受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
就像《一人食》里说一个人吃饭也要精致温暖 一个人干别的也是
有些时候不是没朋友你想一个人 而是你知道有朋友 所以我一个人也一个人得坦荡

19岁

  今天是我19岁的生日,现在,此刻。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在夜灯下看书根本没时间思考关于生日的一些事。
  只记得生日的晚上我正好有一场数学补习,到很晚。我其实是有点生气的。18岁啊,成人的生日,却因为高考临近就硬生生的显得有点不是个东西了。
  特别是当我跟我爸说我想过,我爸说高考你还有心思过生日,你学习这么差果然是有原因的。
  生气极了。
  这种生气一直维持到我补习完数学回到家。看到桌上大大的生日蛋糕的礼盒。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然后我顾不上揉眼睛就去看钟。还好还好。11点。我赶上了生日的尾巴。
  今年的这个生日已经是我的第十九个生日了。按虚岁算我甚至已经年满20了。但我还不想由二奔三,所以我坚持自己19。就像直到上一分钟我也依然坚持自己18岁。
  如果我现在在家里,那么家里人大概跟往年一样对我说:“又长了一岁了,要懂事了。”事实上我这么多年从未懂事过。我一直都是一个很任性的人。不仅任性我还不怎么要脸。这些我其实自己都知道。但是令人惊讶的是,仔细想一想我目前为止的短暂人生,好像都挺差强人意的。虽然我长得不好身材不好成绩不好,但是每个阶段的我都依然觉得,我好像还不错诶。这当然也包括现在。
  我这些年改变了不少尤其是这两年。现在的我绝不会是年少时我看得起的喜欢的那种人,但是还好,至少也不会让年少的我讨厌。这些年,我终究是保留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其实我这些天一直在以生日为理由给自己买礼物。我买了喷雾,买了小说,也买到了我很久以前弄丢的那本诗集。那本诗是我初中就经常并且喜欢的。它是很老的已经绝版了的书了。初中看它主要因为没别的什么看,相比于教科书来说诗真是再好不过的东西了。当然它也确实是我装逼的一种方式就是了。可是即使我那么喜欢它,我还是弄丢了。幸好在多年以后的这个夏天我们还能重逢。这个世界还是有奇迹的。我还将给自己买瓶香水。是我高中时因为一篇散文喜欢上的香水。多少次我偷偷的百度,然后看着价格止步。现在我觉得我还是要满足一下自己的执念的。而且那瓶香水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并不会让我负担不起。有人说,不抽烟的女人没有过去,不洒香水的女人没有未来。这么看来我已经没了过去,我还是想要一点未来的。
  我想要一个美好一点的未来。我能有一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一间有大大浴缸的浴室。我能赡养起我的父亲,能够基本满足他的要求。如果他愿意找一个老伴儿我也同样愿意赡养她。我还想我以后有一个孩子。最好是个女儿。我想像我爸爸爱我一样的去爱她,她要什么我给什么。即使她长大了会跟我闹脾气想要离开我。等她长大到有了自己的生活,我也许可以到处旅行,也许可以跟朋友一起玩,也许还会像现在的大妈们一样去跳广场舞。不过这些都是假的,幻想而已。
  我最希望的是我能尽可能的顺心意,不委屈自己,也有能力不委屈自己。
  这可能还是一个幻想。
  我最可能达到的希望,是平平安安,如此而已。
 

  睡不着
  我决定睡觉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我对我自己说要快点睡快点睡
  因为今天已经过了假期 我已经不能再睡懒觉了
  但是真的睡不着
  翻来覆去的 脑子里很多乱哄哄的东西飞来飞去
  我想了很久 还是睡不着
  所以 当我今早起来看到一张不太好的脸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要炸了毕竟我昨晚才敷了面膜 我觉得钱都糟蹋了
  再然后匆匆忙忙换了裙子发现安全裤没了
  不开心极了
 

[华秀]干净的纠葛 04 完结

  因为,这真是,太好了。
  “我真的…”楚云秀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口。我真的好感谢你,好喜欢你。虽然还是说不出口,但你是唯一的让我萌生出“要说出来”这种想法的人。
  她一向自认为消化能力良好。无论是来自父母的不支持还是俱乐部的压力,她总是一个人承受,然后抱着抱枕去看几集虐心的连续剧,这些负面的情绪就默默地默默地被消化掉了。可是面对李华,她的消化功能却总是有些失灵。看到他温柔的眼睛,紧抿着的嘴角。她就委屈到几乎要扑到他怀里大哭,把自己的所有委屈都哭给他听。这样的自己,简直软弱到令自己都不能忍受。
  “嗯?”李华微微侧头看向她“想说什么?”他好像天生就对她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温柔。温柔的令人忍不住的沉沦。
  嘿楚云秀,这可不好啊。
  “没什么。”楚云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这个不知何时起,给她带来这种甜蜜的困扰的少年。不不不,可不能再用少年这种词形容他了。这个曾经的少年,已经不知不觉的,成长为了可靠的男人啊。
  “走吧,去训练啦。阿华。”她说。
  李华看着楚云秀走在前面的背影,突然一种极大的惶恐感爆发出来。他觉得那些原本以为可以之后再说的事,如果现在不说,可能就再没有机会说了。在这之后他将永远只是她的朋友,她的副队,再也没办法被冠上另一个称呼——她的男人了。
  李华想要拥有前面这个人的未来。
  他看着前面渐行渐远的身影,忍不住地加快步伐然后一把拉住楚云秀还算纤细的手腕。他看到她因为错愕而皱起的眉,或许,那是厌恶?他简直不敢继续往下想。
  “阿华?”楚云秀疑惑地皱起并没有那么秀气的眉,挣了两次挣不开以后就开始效仿上次的踹。可是这次她没有成功。倒不是没踹到。李华被踹得一个踉跄几乎摔倒,然而他并没有松手。他深吸了一口气。手紧紧攥着她的,紧到她几乎发痛。
  “现在的我,在你眼里,可能是个痴汉或者变态吧。”李华低哑着嗓子说“也是。连我自己都这么觉得了,你一定是更加讨厌我了。”说这话的时候他满脸苦涩的笑了起来。
  楚云秀其实心疼极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温柔开朗的阿华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她不能说话。这么说起来她其实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啊。她明知道阿华是那么温柔可靠的人,可她还是害怕。她害怕极了在这个男人身边就会忍不住失控的自己,也害怕极了那个在他身边就忍不住软弱的自己。她最害怕的是,如果有一天她卸下盔甲,变成了这个普通女孩一样的楚云秀,而那时阿华不喜欢自己该怎么办呢?那个时候,已经不再坚强的自己到底要怎样才能恢复成一个女王?她是个自私的人。所以她只能这样看着她的阿华难过,却不能说话。她知道的,一旦开口,她就再回不了头。
  可是那边阿华还在说:“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啊。你知道忠犬吗?我只是想像忠犬一样,作为一个人,陪在你旁边而已。可是为什么你今天,要对我露出那种要抛弃我的表情呢?”他难过的几乎要哭出来。全身都在不自觉的发抖。
  可她依然没有说话。
  “我只是喜欢你。”他终于忍不住地带了点儿哭腔“我只是喜欢你!这也有错吗?”
  然后眼泪也终于掉了下来,他的声音小小的,真的就像只被抛弃的土狗,他说:“云秀,你不要我了吗?”
  楚云秀还是没有说话。可是她还是任由自己上前抱住他,放肆地哭了起来。怎么会不要他呢?怎么能不要他呢?他是这么好的男人啊,值得全世界的好女孩喜欢。怎么就不想要他了呢?她其实懂李华想要什么。可是阿华,在你面前的这个女人已经千疮百孔到再经不起一次伤害了。她已经不能……她可以的。心里有个声音急切地打断了她。她可以的。她经历过那么多伤痛,就算真的再来一次又怎么样。她可以站起来的。可是云秀,如果失去他,你一定再也不能遇到这个人了。
  所以,为什么不试一下呢?就一下。
  “那你一定不能抛下我哦。”她终于开口,像所有普通的女孩子要求自己的男朋友一样。
  而回应她的是紧到几乎让她窒息的拥抱。

  后来的楚云秀依然有着很多的压力。关于俱乐部,关于荣耀,可她再也不用一个人抱着被子看剧哭了。她有了一个胸膛,那个胸膛像是海绵,所有的眼泪都会被吸干。而胸膛的主人在后来也依然是个被亲亲抱抱就会激动的跳起来的痴汉忠犬。唯一不同的是,他有了光明正大的,痴汉的理由。

  李华近两天都在循环播放一首叫做《小相思》的歌。楚云秀其实不大懂他的审美。她并不觉得这首歌有多好听。她说这话的时候,李华只是笑着揉乱她的头发再把她按到自己怀里。
楚云秀在他怀里仰着头去亲他的嘴角。
  而散在床上的耳机还在静静地唱:“我对你的喜欢,是最干净的纠葛,只想安静守在你身旁。”
  在她以为自己孤独的那些年里,他一直都在。

                                  END         

试着分了然而发现真心不会……

[华秀]干净的纠葛 03

  遗憾的是自那后的几天楚云秀连正眼都没看他一下。即使他安慰自己这是因为他的小队长害羞了,等这阵儿过去就好了,即使他告诫自己前两天比赛才失利,自己不能因为私事而心事不宁。可是不行,他就是,不,开,心!
  这种不开心的别扭情绪止步于他再次看到楚云秀。
  又来了。他扶住额。又来了又来了为什么总是这样!
  视野里的楚云秀正不紧不慢地从办公室出来,她伸手怕了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然后顺着拍灰的轨迹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从中抽出一根颇为娴熟地叼在嘴里,不知道是不是打火机的问题,点了好几次都没点燃,最后火好像蓄了力一样“蹭”地跳了起来,她却好像早已料到一般地低头点火,然后深吸一口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
  李华知道,是老板又找她谈话了。
  这真的是一个死局。
  可是外行的人也真的是不懂。
  李华不知道该怎么去评定这件事。他当然知道老板也是为了公司好,赚钱啊人气啊当然也都很重要。但是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再没有什么比输赢更重要了。即使烟雨从没夺过冠,即使烟雨被诟病软弱,他们也是一只对夺冠怀有野心的季后赛队伍,虽然没进过前三甲但他们也是得过第四的。这是作为一个职业选手的骄傲。(不记得在哪章看到的烟雨有一赛季是第四,不过刚刚试着找了一下没找到,反正这是写烟雨的,我就写获得过第四了√)
  可是随着主力的变动,现在的烟雨在赛场上非常被动。准确的来说,现在的烟雨队长楚云秀非常被动,她正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位置。她没办法用这个场上的组合打出漂亮的战绩,所以她要面对来自俱乐部的压力。
  这对她不公平。李华想。
  在我们为了这个新组合磨合改变的时候,别的战队在也在训练。当所有人都在努力的时候,战术组合就显得尤为重要。可只要俱乐部的命令一天还在,这个战术组合就不能改。而当把这些所有的压力压到一个女人肩上的时候,她都已经扛下来了啊,你还要要求她怎样得强硬呢?怎么能忍心呢?他难过的几乎要发笑,看着远处那个有些吊儿郎当的吐着烟圈的背影,心疼的全身都在不自觉的发抖。他想像上次那样抱抱她。可是他终究没有过去。
  他的小队长,现在,一定,是不想看到他的。她不想让他看到这么狼狈的样子,那他就看不到。
  他什么也看不到。
  可是楚云秀看见他了。
  她眯着眼睛,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地跟他挥手。在阳光的照射下,她全身泛着光,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忧愁的样子。然后她大步走过来,先是走,慢慢地变成了跑,最后干脆在只剩一点儿距离的时候跳着扑倒他怀里。
  她的脸埋在他的心旁边呢。李华看着在自己胸口毛绒绒的脑袋,忍不住伸出了罪恶之爪去摸了一把,看到她并没有要抬头的趋势于是又试着揉了揉。李华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满足感,真的是前所未有,这种满足感甚至能使他忘掉一些…不愉快的感觉。
  不愉快的感觉?!
  在他低下头的同时怀里眼眶湿润的楚云秀也同样抬起了头。
  于是原本在她眼睛里将掉未掉的眼泪仿佛一下找到了理由“刷”地落了下来。不过这时候的楚云秀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她睁大眼睛,边不受控制的“刷刷”流泪,边手忙脚乱地试图用手拍掉还插在李华衬衫上的正在燃烧的烟头。
  “别别别”李华赶紧拉住她“你是女孩子…”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颊微微泛红“别弄伤了手…不好看…”他边说边自己把烟头小心的拿下。
  “不…好看?”楚云秀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在这个圈子里,她不像闺蜜苏沐橙那样有着不输明星的美貌,也不像雷霆的小戴那样有着活泼可爱的性子。在这个圈子里,她被称为荣耀唯一的一个当家女选手,作为女人的标志是她的比赛很软,连累着她的队伍也软。这实在不是被当做女性的一个好的标志。
  可是现在有人告诉她,她也是一个,平凡的,需要被保护的,好看的,女孩子。
  她想起苏沐橙跟她说的兴欣特别开心的那一回。陈果高兴到只会说一句话“这真是太好了”。现在,大概她也懂了这种感觉。
  因为,这真是,太好了。

干净的纠葛 02

  李华的心都在颤抖。
  他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了居然真的抱了上去,居然还抱着不松手。你看叫你作吧,叫你化想法于实际吧。这种事情平常自己不都是想想就好了嘛怎么今天…不过队长可真软啊,说是女王其实也是个软妹子呢嘿嘿嘿…李华痛苦的抱住了头:这个时候你还在想些什么啊!你是个正直的人你不是痴汉啊!
  “阿华,阿华”楚云秀微笑着看着他像街口王大叔家的二愣子一样抱住头,一边轻轻叫他的名字一边用纤细的指头狠戳少年的脸,颇有些公报私仇的意味。
  等李华清醒的时候,脸上已经跟得了红斑病没什么两样了。但即使被虐待成这样,有了理直气壮质问的底气,李华还是一看到楚云秀就自动的开启从心模式。说来也挺奇怪的,他进职业圈时间也不短了,论实力也成长到第一忍者了,在新人们眼中,勉强也能算得上个前辈高人了。可是一遇上楚云秀,他总觉得自己还是当初烟雨训练营的那个小鬼,每天勤勤勉勉地训练只为了接近那一道温暖却不刺眼的光。即使他后来也知道了那道光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无所不能,甚至后来关系好到看到了她很多不为人知的样子,比如蹲坐在椅子上不太将就的边抓头边看电视剧啊,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还流口水啊,再比如刚刚那样近乎凶猛的哭。知道的越多,他反而越喜欢,越高兴。那种心情就像是看到本以为高高在上的神,一朝沦落人间,他和她,好像就有了微渺的机会,好像。
  但是刚刚他二愣子一样的行为好像杜绝了这种可能。
  想到这点李华就焦虑起来了,他一焦虑,整张青春的小脸都皱的跟街口二愣子他爹王大叔似的。楚云秀是越看越不开心。
  “臭小子行啊你能耐了”她咬牙切齿地蹂躏李华的脑袋“你居然会在跟我说话的时候出神了!还是两次!”
   李华紧张地都结巴了:“不不不不不,可…可能我是是害羞了。”他一边结巴一边摇手。
  “害羞了?!”楚云秀气极反笑“你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功力有涨啊。”说着又使劲儿捏了捏他脸,嗯,年轻就是好啊,脸都有嚼劲些儿。不不不我好想想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啊…“咳咳”她装作正经的清了清嗓子“阿华啊,其实…”完了完了快住口啊别奇怪“你抱着还挺舒服的。”最终还是没能阻止烂话的诞生。楚云秀浑身洋溢着深深的无力感。每次都是这样,在这种尴尬的档口,她总能说些烂话,让场面更尴尬。
  李华的耳朵慢慢的慢慢的红了起来,因为太惊讶脸上还摆着“我是一只小白兔”的无辜表情。真可爱啊。难得的,楚云秀觉得这个烂话说的,其实也还不错嘛。哪怕她也感到了自己脸上的灼热。
  李华其实还在“哎呀队长好会撩汉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汉子给她做练习?”和“她这么夸我呢是不是我对她来说是特殊的啊”中徘徊。但他还是觉得要秉着“以后撩汉就找我”的态度和为自己真切的惊喜来回一下话。于是他张了张手,挤出一个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清秀动人的笑意说:“那…要再抱一下吗?”
  楚云秀感到事情的不对劲儿,可是她惊讶地发现她没办法拒绝这个少年。
  这个羞涩的,温柔的,眼睛里发着光亮的少年。
  “非常…乐意。”
  一定是她此生见过最美好的少年。
  虽然因为这个美好的少年她一天尴尬癌犯了好几次,但是她也一定,不,会,怪,他?!
  危险已经来临,而此刻的李华正沉浸在“啊啊啊怎么办队长主动抱了我好害羞啊这次抱了是不是下次偷偷抱她的时候她就不会踹我了?我们的关系从此就有了重大的改变啊重大的…”的喜悦中并没有发现。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被踹倒一次并补上两巴掌,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队长果然是异于常人啊。」
  李华皱着眉头,带点小媳妇儿气的想。
  可是笑容还是不可抑制的出现在脸上。相处了这么久,他到底还是能懂,关于她特殊的,娇羞方式√

[华秀] 干净的纠葛 01

  李华是在训练室发现楚云秀的。
  那时她正醉倒在电脑前,桌面散落着两瓶啤酒罐,其中的一罐里还剩了大半瓶。烟灰缸里几只烟头歪七扭八的倒着。从弯曲的力度来看,大概也能猜想到它们曾经遭遇到多么恶狠狠的对待。
  他沉默地把他的队长从桌子上扶起来,那张平时冷静自制的脸上带着不同寻常的红晕。李华睁大眼仔细看了看这个女人。仿佛是因为红晕,她的整张脸像只可爱的苹果,就连举动也开始带着几分孩子气。这让李华苦恼起来。
  仿佛能感受到他的苦恼一般,楚云秀抬起了头,声音还带点醉后的迷糊:“阿华?嗯…怎么啦这是…哭丧着脸,不难过啊不难过…”她眯着眼睛笑着,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样笨拙地拍打着他的背,“队长亲亲抱抱你好不好?不难过啊”说着她有些费力地搬过李华僵硬的脸,响亮的在他的两颊上留下了两个大大的唇印。然后带着孩子般满足的表情在他的怀中,再次昏昏睡去。
  而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宿醉的头痛还没有完全散去,楚云秀扶着额,倚着墙慢慢从床上爬下来准备去给自己做点早餐醒醒脑子。到客厅的时候,却发现茶几上已经摆满了的有些冷了的早餐和还散着热气的午餐。
  她知道,阿华来过了。
  可她还是记不得昨天的事了。楚云秀不太讲究的抓着头发,赤着脚走向浴室。既然记不得了,那就不记了,去洗个澡吧。她一向都是这样,遇事偷懒,不肯多想。这种糊涂的人生哲学似乎也被沿用在了她的职业生涯上,连带着她的队伍似乎都变得软弱些。
  等她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楚云秀鲜有这样偷懒的时候。她伸了个懒腰,不去管头发上还在往下滴的水珠,也不换衣服就这样裹着浴巾坐在柔软得不可思议的沙发上吃早午餐。这是相当难得的一天。也是相当悠闲的一天。可是她仍然不高兴。
  她有点想哭。
  于是她就真的哭出来了。她边抹眼泪边想那个男主怎么就这么死了啊他知道女主爱他了吗他们这么努力的在一起怎么就是不行呢?最终她还是抱着头想:楚云秀你可真没用啊。连哭都特么要假装是被电视剧感动了,可不是没用嘛。可不是比赛要输嘛。烟雨可不是要在你手上完蛋嘛。她有些自暴自弃,索性不管什么比赛什么战队,找了电视剧里最虐的桥段来看,放声大哭。
  她哭得有点歇斯底里的味道,实在算不上好看。李华想。等到李华拎着晚饭走到她眼前的时候,楚云秀才恍然家里多了个人。她匆匆忙忙地找纸巾,试图掩盖事实。即使当李华已经露出了无奈的笑容的时候,她还是有些不死心地解释道:“这个…电视剧太悲了。看得我…都哭了呵呵呵”楚云秀带着干笑抬头,期待地想从少年的脸上里找到自己想要的情绪。
  她找到了。
  李华把晚饭放到了茶几上,然后带着一种近乎温柔的责备看着她:“又看电视剧,看得饭也不吃了,你啊。”尾句的“啊”轻得像没出现过一样。
  但其实李华是知道的,关于她为什么哭的真相。只是他更知道自己的小队长有着一颗玻璃做的心脏。楚云秀是个要强的女人,越是要强越把自己那点自尊心掩藏好。这些他都知道。所以他装作不知道。
  楚云秀其实也懂得他的知道。但是她装作不懂。
  这个被外人成为女王的女人,这个一直被诟病软弱的女人,这个李华心心念念的小队长,事实上脆弱得让李华几乎想要去把她紧抱入怀。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当楚云秀被他揽入怀里的时候,她懵逼了好几秒,在确认了试图挣脱挣不开的时候,干净利落地把他一脚踹到了地上。
  李华的心都在颤抖。